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浦东区]上海浦东"综改"在二次创业中迈上新台阶

 

CCTV.com  2009年11月30日 10:07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央视网  

   上海28年来最早冬天的凛冽寒风,却挡不住浦江东岸改革的滚滚春潮。

    11月18日,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韩正为新成立的上海综合保税区管委会揭牌,浦东外高桥、浦东机场和洋山港区从此将实现联动发展;同日,中国商飞公司总装制造中心落户浦东。与此同时,浦东新区年初提出的三大类、54项综合配套改革重点事项,目前明确可以在年内完成的已达50项,其余4项由于行政区划变更而发生调整的改革事项也在积极推进之中。

    作为国内率先进行综合配套改革的试点地区,浦东正围绕“全国能借鉴、上海能推广、浦东能突破”的目标取向,以浦东南汇“两区合并”带来的二次创业历史契机为动力,从国家、市级和区级三个层面全力推进改革,探路“深水区”。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表示,上海要按照中央要求,坚定不移地高举浦东开发开放的旗帜,举全市之力推进浦东综合配套改革试点,更好地发挥浦东的示范带动作用、核心功能作用。

    发展出题目,改革出文章

    历时两年,为众多芯片设计企业翘首以盼的集成电路产业链保税监管模式改革,终于在浦东率先破冰。

    芯片设计是集成电路产业链的源头,也是技术最关键、利润最丰厚的部分。但是过去的征税模式要求企业必须先缴增值税,出口后才能退税,造成企业资金周转困难,极大削弱了企业竞争力。以一家月产1万片晶圆的设计企业为例,在各生产环节上所占用的增值税至少每月约500万美元,每年约6千万美元,而当时国内最大的芯片设计企业全年销售总额也不过上亿美元。

    为了避免增值税“先征后退”增加企业运营成本,一些芯片设计企业通过在海外设立专门机构,完成对其设计芯片的国内下单生产、结算、营销,造成国内产值、利润和税收的三重损失。

    浦东新区的张江高科技园区,是国内芯片设计企业最为集中的区域。上海市张江高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刘小龙说,在与企业的交流中,税收征管方式的改革是他们反映最为强烈的问题,因此也成为政府部门进行改革的“优先选项”。

    在连续两年成为浦东综合配套改革重点事项之后,集成电路产业链保税监管模式改革终于在中央有关部委支持下获得突破。目前,在海关全程监管下,浦东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委托加工后的出口产品,已享受增值税“免、抵、退”政策,为受到国际金融危机深度冲击的芯片设计企业送来了阵阵暖意。

    浦东新区发改委副主任马诗经说,在近20年的改革历程中浦东越来越明晰:改革必须要围绕着发展,发展的难点就是改革的重点,发展的瓶颈就是改革的突破点。

    在2005年6月成为国内首个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地区以来,浦东新区每年都有一批改革重点事项推出。仅今年就有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出入境七项便利措施、国家质检管理创新示范区、探索建立国有资本支持创业风险投资进入退出机制、探索投贷联动机制等多项改革措施启动或落实。

    上海市委副秘书长、浦东新区区长姜樑说,浦东南汇“两区合并”后的新浦东站在新的起点上,综合配套改革的操作空间更大、政策效应更大。下一步浦东在转变政府职能方面,既要解决轻型化问题,又要解决扁平化问题;在转变经济运行方式方面,要加快形成与国际惯例接轨的体制机制,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在改变城乡二元结构方面,要探索完善统筹城乡发展的体制机制,加快建设与大都市相得益彰的新农村。

    改革不是“闯红灯”,而是要科学设置信号系统

    浦东综合配套改革的意义,不仅在于具体改革政策的示范作用,更在于其改革理念的更新进步。

    浦东南汇“两区合并”之后,如何整合上海沿海100多公里黄金岸线上的洋山港、外高桥港、浦东机场空港以及洋山保税港区、外高桥保税区(含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等“三港三区”资源,成为摆在浦东新区面前的一道现实课题。

    虽然同为海关特殊监管区,但保税区、保税物流园区、保税港区以及综合保税区的具体政策各有不同;除今年刚刚获批的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外,原先“两区”和“三港”又有各自的行政管理主体,改革难度很大。但在另一方面,去年洋山港和外高桥港集装箱吞吐量达到2361.5万标箱,浦东国际机场货邮吞吐量达到263万吨,都是世界级的海港和空港,整合迫在眉睫。

    有一种操作思路是将各类海关特殊监管区的政策简单划一,先在内部操作起来同时上报国家有关部委审批。上海和浦东经过审慎决策,没有采取这种方式,而是先从“三区”的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着手。11月18日,上海综合保税区管委会挂牌成立,作为上海市政府派出机构,管委会统一管理洋山保税港区、外高桥保税区(含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及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的行政事务。

    上海综合保税区管委会副主任简大年说,在行政管理统一的基础上,“三区”继续保留各自不同的海关监管政策,在发展定位上又各有侧重,便于发挥各自优势;同时以“三区”联动带动“三港”联动,实现国际集装箱枢纽港和机场空运枢纽港在功能上的互补,从而促进上海港口资源优势的发挥。

    在综合配套改革阶段,浦东已经超越了“改革就得闯红灯”的观念,不以突破多少现有体制来衡量改革成效;而是立足现实,寻求调整和改进现有体制,“科学设置信号系统”。

    综改以来,涉及体制性的众多改革试点都在浦东先行先试。今年国家质检总局在浦东设立国家质检管理创新示范区后,开展了进口生物材料检验检疫改革等多项试点;出入境七项便利措施在浦东先行试点后,海外人士进出中国更为便利;试点无纸通关和纳税人管理制度后,通关效率明显提高,并由过去以货物管理为主变为以企业管理为主。

    浦东新区区委副书记、副区长戴海波说,浦东综合配套改革要与国际化接轨,但同时必须兼顾中国国情,“国外有些保税区甚至不用铁丝网进行隔离,但在我国企业诚信体系尚不完备的情况下,这种海关监管模式显然无法简单复制过来。改革必须循序渐进。”

    改革先从自身抓起 党委政府要做排头兵

    着力转变政府职能,是中央交给浦东的三项综合配套改革重点任务之一。综改四年来,政府一直成为浦东改革的首要对象,以基本形成完善的公共服务型政府制度框架。

    上海市去年加大行政事业性收费清理和规范力度,取消和停止征收了148项收费。在此基础上,浦东新区再次对行政事业性收费进行梳理,提出104项计划取消和停止征收的收费项目,目前大多数都已停收。

    在另一方面,浦东新区还以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为抓手和切入点,减少审批环节、压缩审批时限、优化审批流程,推进权力公开透明运行。例如取消外商投资项目可行性报告审批,将项目申请和合同章程的审批时间由8个工作日压缩到4个工作日。

    今年刚刚成立的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至今没有一项行政审批权力。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局长施海宁说:“我们这个政府机关是‘朝北坐’的,担任着为落户浦东的584家中外金融机构与各级政府部门打交道的‘翻译’工作,主要功能就是协调和服务,通过优化环境使浦东成为我国金融创新的重要平台和载体。”

    不久前结束的浦东新区二届区委十次全会同样充满着改革气息。除制定浦东区委《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实施意见》外,这次全会还同时推出关于建立健全党内民主制度、建立群众利益协调和社会矛盾化解机制、加强“两新”组织党建工作、完善基层干部为民负责机制、推进权力公开透明运行、加强干部选拔和培训工作等方面的六个配套文件,通过一个文件体系来系统贯彻落实党中央和上海市委的重要精神。

    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徐麟说,新时期最鲜明的特点是改革开放。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作为首个综合改革试验区,浦东新区必须紧紧围绕“全国能借鉴、上海能推广、浦东能突破”的目标取向,针对那些阻碍转型升级、不利科学发展的瓶颈制约,在体制机制创新上勇于探索、务求必成,真正做到在发展中调整、用改革来推进,使浦东的空间不断拓展、使浦东的事业不断向前。

责编:闫冬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