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图]徒步穿梭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山区

 

CCTV.com  2010年03月19日 10:11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喀喇昆仑绵延800公里,平均海拔超过5500米。由于自然条件严酷,交通闭塞,与世隔绝,造就了巴基斯坦最为美丽动人的一段风光。这里的每一座雪峰都能够让登山者爱难自禁,每一道冰河都足以让徒步者留恋忘返,每一条山谷都开满鲜花,每一个村庄都温情洋溢……1933年,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来到巴基斯坦的罕萨山谷,写出了闻名世界的《消失的地平线》。

    在这壮美无比的群山中进行一次徒步,领略雪山和冰河的梦幻,是每个户外旅行者梦想。

    乌尔塔红山口(Ultar·Hon·Pass):离顶峰一步之遥

    卡里玛巴德是罕萨地区的首府,罕萨大王还在这里延续他的统治。数千年来,吉尔吉特以北的喀喇昆仑山区一直不为人知,仅有几条绝壁上的小道与外界相通,而走完每一条小道都需要花费数天甚至数周时间。没有人知道罕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实际上,就连罕萨人也不知道自己的来历,王国只有两万多人,却有自己独特的语言、服饰和习俗。

    自从进入了吉尔吉特山区,眼前全是那些仪态万千、曼妙不可方物的雪山,仅在卡里玛巴德,就屹立着3座7000米以上的山峰。这里是世界上高峰和冰川最密集的地区,随便一座山峰或山谷,都是登山者和徒步者梦寐以求的地方。

    我希望能到4257米高的红山口(Hon·Pass)去拍摄落日。一大清早就背着露营装备出发,从巴尔提特古堡后面的小路来到乌尔塔山谷时,朝阳已经把山坡上的杨树照得溢彩流光,而山谷内却幽深晦暗,仿佛进入深不可测的洞穴,两边的石壁直立千仞,仅在石壁的尽头露出一线蓝天。

    山谷内遍地狼藉,被冰川席卷下来的巨石乱七八糟地横卧在谷底,狭窄陡峭的道路就盘绕在这些巨石与碎硝之中。上到一个小小的平台,乌尔塔巨大的山体便出奇不意地出现在面前,高耸入云,似乎是从头顶直压下来。

    道路艰难,用了三个半小时才到达乌尔塔草原(Ultar·Meadow),说是草原,其实是一大片50度左右的斜坡。只能看见头顶的一小片蓝天,尽头是乌尔塔冰川(Ultar·Glacier),这道冰川自7388米的乌尔塔山顶直挂下来,像陡峭的台阶,一层一层地累积,随时都可以看到冰崩,巨大的冰块从蓝幽幽的断面上掉下来,在下一层的冰峰上撞得粉碎,然后发出雷鸣般玻璃碎裂的声音。

    乌尔塔草原一直高高往上延伸到铅灰色的巨岩下面,不像是入山口的路,得找人问路才行。山谷中惟一一家名叫“Lady·Finger”的旅馆大门紧闭。绕到小旅馆后面,可以看见更高处牧羊人的小屋顶上隐约有青烟冒出,走过去敲开门,放羊的老人好像听不懂英语,我在重复了三遍“Hon?Pass”后,他才指着草坂尽头铅灰色的巨岩直点头。

    大片大片的红草地点缀在洁白的雪坡上,在阳光下熠熠闪光,随着海拔升高,可以透过山口的空隙看到遥远的迪让峰(Diran,7266m)顶在阳光下穆然矗立,而头顶的淑女手指峰(Lady·Finger,6000m)如高悬于头顶的利剑,在云霭中不时露出清丽冷峻的身影。

    山里的天气时好时坏,不时有云团带来一阵小小的降雪甚至冰雹,或者干脆把一切包裹在漫天的雾气之中,遮天蔽日。背着50斤的包一个人跋涉在积雪与碎石的山径上实在艰难,然而只要运气好,三小时后我将站在4257米的山口饱览罕萨山峰的壮丽与静穆,条件允许的话,我甚至可以在那里与漫天的落霞静静相对,与月色下兀立的雪山相伴而眠,那时一切艰辛与负累就微不足道了。

    大约四点,我到了巨岩下,再有300米左右就可以到达山口,然而那是怎样的一片巨岩啊!光溜溜如同滑石板,大概有70度,四周没有任何可以抓护的地方,道路应该就是岩石上凿出的脚凹,然而大雪覆盖了一切,使道路变得更滑,所能见到的只是一片白花花的大石坂。这里太危险,我是不能到山口了。

    和所有的艰苦徒步一样,完成线路除了努力之外还得加上运气,怨不了谁。从山上下来,到达小屋时暮色已布满了整座山谷,牧羊人已离去,漆黑而寂静的山谷中只有我一个人。犹豫了很久,决定还是回去,毕竟那里有一张平整而温暖的床。

    从乌尔塔草原往下,漆黑一团,借助头灯的微光穿过洞窟一般的山谷,踉踉跄跄回到旅馆,已经快10点钟了,明月高悬,仿佛刚刚经历的黑暗与坎坷是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情。

1/3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