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图]"千堡之国"卢森堡:欧洲最美丽的露台

 

CCTV.com  2010年03月12日 14:09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俯瞰卢森堡市

    卢森堡市内一景

    卢森堡,全名为卢森堡大公国(Le Grand-Duch de Luxembourg),面积2586平方公里,属于袖珍国度。就算没来过的人,光看这中文译名来作想像其实也挺接近的:“处处是青葱浓密的绿色,然后在这些绿色里纷纷冒出一座又一座的古堡”,因此,它也被称为“千堡之国”。

    世上还有国王的国家并不多,卢森堡就是一个。它目前在位的国王是2000年即位的大公亨利(H. R. H. Grand Duke Henri)。

    10年前,与母亲初次造访时,她就对这个地处欧洲中心却又宛如世外的国家赞不绝口,说住在这样地方的人才会发现自己有肺这个器官,说这样自然的绿意才真称得上是个花园。10年后,路过匆匆一瞥,它仍是这可爱气质。无论外面世界多复杂,它还是那样绿境深邈,座座古堡衬托着一片无争人间。因此我完全相信,时间只是种错觉,只要在个你能够松手放开时间的环境,那么时间可以是极度缓慢,甚至了无痕迹的。

    悬绝谷、攀峭壁的大桥

    卢森堡的首都也即卢森堡市(Luxembourg Stadt)。整个城市,被阿尔泽特河(Alzette)和佩特罗斯河(Petrusse)隔成两部分。

    1000多年前,古罗马帝国阿登公爵的弟弟西烈弗鲁克(Siegfried)伯爵,就在这片双河交汇的河畔上,建了一座城,称为卢泽琳堡(Lucilinburhuc)。意为小城,也就是卢森堡前身。

    后来这小城逐渐发展为市镇。14世纪时,卢泽琳堡升格为大公国,它的名字在传闻中不断改变,最后定名为今天的卢森堡大公国。

    真要感激西烈弗鲁克的风景审美观。正因这位明君选中如此富于戏剧性的地理位置来建筑他的王国,如今,两条河流已逐渐老化,卢森堡市才能得天独厚,高高托在这片蜿蜒有致、层层青翠的大河谷之上。

    观景角度最美,该就是宪法广场(Place de la Constitution),这也是人们到此的必访名胜。站在宪法广场最高点上,放眼眺望,身边不远就能望见两座最大桥梁,阿道夫桥(Pont Adolphe)和夏洛特桥(Pont Grande Duchesse Charlotte),它们悬于绝谷上,攀过峭壁,连接着新旧城区,气势如霓如虹。

    也就因为这片迷人景致,让它赢得“欧洲最美丽露台”的美誉。清晨来这里,静静走在特别为眺望风景而凿开的“风景走廊”(Chemin de la Corniche),晨雾迷绕,脑里都是仙子与童话故事。

    走路是最好的观光方式

    卢森堡市高低差落大,千万别想踏脚车。走路才是最佳观光方式,且全市不大,无繁忙交通,景点也集中,一两天内就能悠游自在各处遍览。

    整个卢森堡市,就是个露天的、西欧各民族文化的展览场。东邻德国,南毗法国,西部和北部与比利时接壤,15世纪到18世纪间经历西班牙、法国和奥地利的统治,甚至荷兰国王也曾经兼任过卢森堡的大公,每次统治者都留下自己的文化风格,于是卢森堡就像个袖珍熔炉,它有三多:语言多,建筑风格多,各族食谱多。街上随处看,房屋就有德国人的歌德式,荷兰人的洛可可式,法国人与奥地利人的后巴洛克式,甚至地中海风情的西班牙式,教人目不暇给。

    要搜集欧洲食谱,这里也齐全。歌德式装潢的餐厅内也许就有北非摩洛哥菜,荷兰风情的杂货店也许就卖法国面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就是卢森堡。英语勉强还能用,但官方语言是法、德和卢森堡语。法语多用于行政、司法和外交,德语多用在报刊新闻,卢森堡语则为民间口语。卢森堡人口只有45万,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却拥有外国护照。

    文化风格如此多元,全市又有百多座大小新旧桥梁,悬于绝谷上的吊桥连接着新旧城区,无论是在老城区或时尚区漫步浏览,视觉、听觉与味觉都大有斩获。

    古堡下凿有23公里长的地道

    自古以来,卢森堡就被挤在“诸强之间”。早在3世纪时,这附近的岩山上就开始修建城堡"The Casemates"来作军事防卫了。

    第一座军事防卫城堡,也就是西烈弗鲁克公爵所建的。之后在100年时间,不同的在位者于城堡的西侧也陆续修建了环形城墙,这背景境况还真像中国人修万里长城。

    也许“防卫”就是卢森堡从历史里熬出来的心态。那也没办法,地处德、法、比之间的交通要道,地势险要,在历史上此地一直是西欧重要的军事要塞。它的重要性,甚至让它赢得“北方的直布罗陀”称号。

    第一眼看到所谓“古堡”,你会误会那是一座大桥,那是因为就在河谷上,因此它也有桥梁作用。在实地一看,你会惊讶于它的智慧和坚固设计,整个防御工事有三道护城墙,24座坚固的堡垒,古堡之下还有23公里长的地道网,和向下延伸40米的地下暗堡,而且都是从坚硬的岩石中开凿的,工程十分艰巨。地下暗堡能隐藏上千士兵和他们的马匹。

    美军与德军死后公墓毗邻

    古堡的间隔内还能设兵工厂、厨房、烤面包房和屠宰房。这古堡一直在维护着卢森堡边疆,到了1860年,由于卢森堡奉行中立政策,才开始拆迁城堡,那也花上整整16年时间!世界大战期间,4万人曾经在此躲过炮轰空袭。城堡如今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今天古堡里还有中世纪军事防御展览,因初始时期,边防工作得到教会的倾力协助,因此当你全神贯注参观时,也许冷不防转头会给一些身材高大、目露凶光、拿着斧头武器的神父吓死,我和我妈就被吓得傻傻,原来这些阴森森的洞窟里,也展示着古代的抗敌情境蜡像!

    这里的圣母院,建于17世纪,是一座后文艺复兴式建筑。原本它的目的只是用作教会学校。在1935年大事扩建之后,三个歌德式尖顶添加上去,才成为圣母院。卢森堡人信奉天主教,教堂内供奉的是圣母玛利亚及其圣子。天主教教堂的内部一般都是金碧辉煌的,这间也不例外,内坛美轮美奂,并饰以名贵如白雪的大理石雕像,庄严而高贵,走进去就会整颗心平静下来。还有,夏季夜晚,教堂外有很富戏剧气氛的灯光照明,中世纪情怀疑幻疑真。

    为何我会提到这里的美军公墓呢?因为,巴顿将军就葬在这里。

    这里的美军公墓(American Cemetery),是美国为二战阵亡烈士竖立的14个海外墓地之一。美国的第五装甲部队,曾在1944年9月10日,把卢森堡市从德国的占领下解放出来,那是一场惨烈之战。当年圣诞节之后的第四天,就建成了美军临时墓地。后来,卢森堡大公国就将这片墓地的永久使用权捐献给美国。

    这块墓地上,埋葬着二次大战阵亡的美军5076人,有101人仍不知姓名。墓地中间就是巴顿将军的坟墓。其实巴顿将军战后是在美国死于车祸。不过,他生前说过一定要永远和他的士兵在一起,为了实现他的遗愿,巴顿将军就长途跋涉移葬此地。

    妙的是,就在离美军的墓地不远,就有一处德军的战争阵亡士兵墓。是的,你别忘了,大多数卢森堡人毕竟是日耳曼人的后裔。

    钱要够。卢森堡不是贵,而是很贵很贵。国家虽小,80%的产品供出口,人均收入高,以前曾是欧洲钢铁之冠,如今仍是命脉,不过现在又以中立国银行业赚大钱。卢森堡边境开放,也是首批用欧元的国家。整个行程安排5天就够,2天在首都,3天到南部风景区去。

    卢森堡是海洋转大陆型气候,7月至10月最好,气温20度上下。卢森堡人文水平高,生活极为儒雅,不懂欧洲文化,看够书才好去。

责编:郑路路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