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卢森堡:盛满沧桑的峡谷王国

 

CCTV.com  2010年03月12日 14:07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横跨卢森堡市的大峡谷

    到卢森堡看什么?人说有一条峡谷。峡谷及周围地区199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每回到卢森堡出差,总要经过这条峡谷,每次造访都会有新的感受,就好比一杯浓浓的茶或咖啡,值得仔细品味,越品才越有味道。

    峡谷深达数十米,峭壁直立,小河蜿蜒,流水潺潺,树木葱茏,两侧耸立着不同风格的建筑,灰色的屋顶尖尖的塔,加上旧砖残垣,过去与现在相互交织,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韵致。卢森堡城的这条峡谷分东西两段,西侧谷底为佩特吕斯河,东侧谷底为阿尔泽特河。阿尔泽特河在峡谷走了一个大“S”弯,形成一片独特的地貌。公元963年,神圣罗马帝国阿登伯爵齐格弗里德得到了这块领地。这块硕大的岩石峭壁,三面被阿尔泽特峡谷环绕,惟有西面可以进出,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天然屏障。阿登伯爵于是在岩石上建起了自己的城堡,这便是卢森堡城的雏形。随着岁月的流逝,这里几易其主,西班牙人、法国人、奥地利人和荷兰人都曾成为这里的主人。

    作为卢森堡的一处主要景点,峡谷每天都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在这里能看到不同肤色的人群,听到多种语言。人们拿起手中的相机,记录这里的溪谷幽深、满目葱绿……不过,在这种自然美景之外,还有另一种美,一种真实记录卢森堡城历史沿革的壮美。

    博克要塞是峡谷的一处经典防御工事。它由西班牙人于1644年始建。40年后,法国的军事工程师沃邦将其扩建。18世纪中叶,奥地利人再次对其进行重修与扩建。时至今日,总长23公里的地下通道中,有17公里仍处于完好状态。工事内有多层地下通道,最深一层离顶部有40多米。每层的主要通道非常宽阔,宽得足以跑马车。各层通道都设有炮口,对准不同方向。据记载,这一地下要塞能装进两万多兵马,足见其规模之宏伟。1963年,卢森堡市政府决定在博克要塞内修一个标志,以纪念建城1000年。就在施工过程中,发现了当年阿登伯爵城堡的墙基,于是放弃了原计划,改为对当年的堡垒进行部分重建。这便有了今天的博克平台,它几乎是卢森堡市访客的必到之地。在平台的一堵矮墙上,刻着963—1963几个数字。可以说,博克要塞在叙说着这里长达数个世纪的、不同统治时代的军事防御史。

    距博克平台几步之遥,还有另一处非常普通的平台。登上平台顶层,整个峡谷尽收眼底。一块平整的石头上,镌刻着峡谷各处建筑物的历史与特点的简要说明:公元963年的旧城遗址,老城区始建于987年的圣米歇尔教堂,谷底始建于14世纪初的圣约翰教堂和建于1542年的修道院,17世纪初的西班牙塔楼,1861年建成的“老桥”,1903年建成的阿道夫大桥,上世纪60年代矗立的金融大楼以及远处欧盟机构所在的新区……站在平台顶端遥望四周,就像在清晰地翻阅卢森堡市的千年历史。这种触摸文化历史变迁所带来的震撼,要远胜于登临高山、眺望大海。我不得不惊叹于卢森堡人的这种强烈的保护意识。正因为他们对不同时代的历史遗迹小心翼翼地呵护,让历史文脉不断延续,才成就了今天峡谷的壮美。从平台顶端拾级而下,再读墙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标志,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世界遗产的魅力所在。

    对于峡谷记录历史沿革,卢森堡人饱含激情和自豪。有一回,卢森堡的一位资深外交官请我们吃晚餐,餐后满腔热情地领着我们来到要塞,用他随身携带的长柄雨伞指点峡谷周围的处处景点,讲述发生在每一个处所的历史故事。从卢森堡的历史版图说到卢森堡人屡被欧洲大国统治的痛楚,从欧盟主要创始人罗伯特·舒曼(生于卢森堡,后为法国外长)的故事说到卢森堡人对欧盟一体化的坚定支持……夜色里,远处各色各样的建筑物在灯光的照射下轮廓分明;倾听中,我对卢森堡人的印象愈加清晰。他们对欧盟一体化的这份热烈向往与美好憧憬,是因为他们的地缘与历史渊源,或许更因为他们每天都在阅读历史,不断回味与总结过去,深知“欧洲大同”的好处。

责编:郑路路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