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世博会频道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金银丝孔雀羽仿出万历龙袍 曾登世博殿堂

 

CCTV.com  2010年01月19日 09:34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世博网  

 

    1985年日本筑波科技世博会,中国送展一件“孔雀羽织金妆花纱龙袍”复制品。这件龙袍的原型是1958年定陵出土的明代万历皇帝龙袍,后者出土后,不幸很快碳化褪色。定陵博物馆和全国的专家都非常痛心,复制文物成为当务之急,可寻遍全国,竟找不到会织造龙袍的工匠。

    1979年,这项复制工作落到南京云锦研究所的王道惠等人肩上。明万历帝龙袍,原本就出自江南织造。可是几百年过去,古老的织造工艺早已失传。要复制一件工艺失传的龙袍有多难,仅从整个工程耗费5年光景便可知一二。当然,这还不是困难的全部。

    龙袍出土后不幸碳化

    1979年,南京云锦研究所一行五人前往定陵,其中包括研究所所长以及当时的云锦技术研究骨干王道惠。他们的目的,一开始只是为了了解古代丝织品纹样。

    在1958年定陵文物出土时,万历皇帝被挖掘出来时只有尸骨,他的肉身变成尸水淌在料子上,致使织锦龙袍有些变色,可是出土以后,龙袍却在短时间内碳化,过去的颜色已经几乎无法辨认,有些地方还有破损。

    王道惠还记得,当时的感觉“看了就心疼”。

    这件龙袍的全名是“孔雀羽织金妆花柿芾过肩龙直袖膝栏四合如意云纹纱袍面料”,长约17米,宽约70厘米。文物专家后来在这些龙袍料的腰封上,查到它出于江南织造。史料记载,元明清三朝都在南京设官办织造机构,到了明清鼎盛时期,家家户户机杼声昼夜不停,秦淮河畔好不热闹。始于东晋的南京云锦,因如天上的云霞而得名,在当时是宫廷的御用之物,这织金挑花的云锦,平民百姓也消费不起。定陵的这些龙袍料,正是南京云锦的巅峰之作。

    “没想到,去了以后,定陵提出来能不能由我们担当复制任务,这个项目就落在我们头上了。”于是,作为技术骨干,王道惠在北京一待几个月,三次往返,一头扎进去,就是5年。

    30年过去,在王道惠那略显局促的卧室里,复制时的手稿、丝织样品,研究用的放大镜、显微镜,甚至是线头和碎纱布,都用纸、布还有塑料袋装起来,保存在立柜里。如今76岁的她,说起那5年,眼里闪着光,神情就像在回忆童年。

    无人识复制技法

    复制龙袍的工作繁琐而又困难。王道惠说,一开始很难摸到头绪,通过用放大镜和显微镜来研究,这件龙袍的织造技艺与现代的技术非常不同,它采用的是“纱地妆花”织造技法。当时询问了南京为数不多的老艺人,大家既没见过妆花纱,也没见过织纱的织机,这项技术到了这时,已经失传。

    为了研究它的织法,王道惠一个人驻在北京,一头扎进复制工作里,她用放大镜和显微镜观察,又查询各种记载有云锦的文献,甚至细数整件衣襟经纬向各由多少根丝线织成,希望以此准确还原明龙袍的样貌。那时候,定陵博物馆的保管员,常常看见她下了班还在工作,就叹道“怎么不知道休息”!

    与此同时,在南京,云锦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寻访民间的织机,找来一位新中国成立前在苏州、无锡一带装织机的老师傅,这位师傅提供的织机能织素纱,可是对妆花纱却无能为力。后来,云锦研究所又通过一年多的实验,终于制成了能织出大型整幅妆花纱的织机。

    再现“宝玉雀金裘”

    除了织机和妆花纱的问题,龙袍的名贵,还在于使用了金线和孔雀羽。

    王道惠说,褪色的龙袍上,当时唯有17条龙依然色泽艳丽,还闪着五彩的光,这就是因为使用真金线和包裹了孔雀羽的丝线来做原料。

    南京郊区的龙潭,曾是明朝制作真金线的官营作坊。在当时,那里的南京金线金箔总厂是全国唯一还生产真金线的地方。制作真金线,首先要把金块制成金箔。两人相对而坐,轮流举锤,经过3万多下的锤打,把一块厚重的黄金,变成轻如鸿毛的金箔,再把金箔粘在一种特殊纸张上,压紧抛光,最后裁成条,剥出金线,和蚕丝相互缠绕,捻搓成金丝线。

    这样的金线制作,需经历上百道工艺。有一组数据可以看出金线制作的要求:捶打1克18K黄金,能延展到1平方米。1万张金箔只有1毫米厚,人体的温度就能让它卷起来。

    那时候,云锦研究所搞龙袍复制,要打制真金线,金箔厂一位老工人就跟王道惠说,旧时有流传,龙袍的金线不用足金,而是用含有少量银的黄金打造,这样做出来的金线,色泽更亮。于是,云锦研究所就试验了老工人的方法,打制出来的真金线,果然比足金更鲜艳。

    至于孔雀羽,王道惠说,通过放大镜能看出,羽毛是粘在丝线上的,如果没有丝线,羽毛就没法织起来。于是她就通过定陵,找到北京动物园,收集孔雀掉下的羽毛。然后再把羽毛拿回南京,叫人一根根地用手工捻成线。整个龙袍复制所需孔雀丝线长达300多米。

    这道捻孔雀羽的工艺,后来在写作研究报道时,竟被一些专家在古代文献里找到了依据。

    比如,《红楼梦》“晴雯补裘”一回里,讲到宝玉的一件“雀金裘”是“俄罗斯国用孔雀毛拈了线织的”。在清初叶梦珠的《阅世编》里,有这样一段话:“今有孔雀毛织入缎内,名曰毛锦,花更华丽,每匹不过十二尺,值银五十余两。”研究人员更是确定,明朝是有孔雀羽毛织进丝线的工艺,只是后来失传了。

    历时5年终于下机

    1984年,历时5年复制的万历皇帝妆花纱龙袍终于下机。龙袍被送到北京参加鉴定会。

    当时新华社的报道说,著名作家沈从文作为服饰专家评价道:“这件明皇朝袍料的选料、织纹、色彩、图案、织造技艺都同历史真品相同,堪称再现传世稀珍原貌。”

    中国艺术研究院的一位教授则说,读《红楼梦》,都知道有关孔雀羽能织成衣料,过去总觉得这是作家的夸张,没想到如今真的用孔雀羽织成了龙袍,才让人知道曹雪芹所说不假。

    作为当时复制工作的总负责人,王道惠说,龙袍所获得的认可,是她几十年从事云锦研究最大的成就。

    世博历史之谜

    南京云锦经历过怎样的发展、衰落和复苏?

    南京云锦是中国织锦工艺中的一种传统提花丝织锦缎,它与四川蜀锦、苏州宋锦、广西壮锦并称“中国四大名锦”。

    云锦的研究者普遍认为,公元417年,东晋在建康设立斗场锦署(地点在都城东南秦淮河畔的斗场市),这是南京历史上第一个官办织锦机构。而当时的织金锦,已经具备了后来云锦的主要特征,因此,东晋锦署的设立,被看做南京云锦诞生的标志。以此算来,云锦至今已有近1600年历史。

    历史悠久的云锦,到了清末民初,逐渐衰落下去。1955年,为了恢复云锦生产,当时的南京手工艺管理局公开招考云锦学徒,整个南京只找到两位年过半百的老艺人来做老师。南京云锦研究所的云锦专家王道惠说,这两人,就是她的启蒙老师,一位名叫吉干臣,一位是张福友。

    当时的招考,只收了两个徒弟,其中一名就是王道惠,她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云锦工艺美术家。

    当时云锦师傅带徒弟,还是用传统的方法,言传身教,并没有任何文字资料。后来,有人提醒王道惠,学习的时候要注意文字记录,她听了这话,做了许多笔记,这才有了后来云锦中挑花、拼花、倒花等一整套工艺流程的文字资料。

    1957年,江苏省批准成立南京市云锦研究所,这是新中国第一家工艺美术类研究所。正是有了这个起点,才有后来云锦工艺的不断发掘和复苏,才有了后来在世博会上大放异彩的万历帝龙袍复制品。

责编:闫冬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